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财经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本身挺好的日子,一个项目把自己做进去了。”李飞鹏告诉时间财经。

李飞鹏2018年参与了池州超威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威电力”)在池州当地建设的5.98MW光伏电站项目,该项目已于2018年8月验收并网,并投入使用。但李飞鹏为代表的参与项目建设的数十名农民工,至今依然有105万元工资尚未结清。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资料:天眼查、采访对象提供 制作:时间财经

公开资料显示,池州超威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池州超威”)是港股上市公司超威动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威动力”)的全资子公司。目前超威动力市值超过30亿港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超威集团总资产174亿元,其中流动资产104亿元,包括账面上持有的货币资金42亿元;此外,超威集团同期流动负债总计99亿元,包括28.5亿元短期借款、15.6亿元应付票据和22.8亿元应付账款。

EPC项目负责人、施工单位山东航禹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航禹”)项目经理梁审龙告诉时间财经,该项目由中国电建集团贵州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电建”)承包,后者整体分包给山东航禹,项目总金额3200多万元,至今拖欠工程款1300多万元,其中就包括农民工们的工资。

得知池州超威再次拒付剩余工程款后,1月6日上午,李飞鹏和其他3个工友一起赶赴浙江,在超威集团大门口马路对面拉起横幅维权。他说,不到1分钟横幅就被保安没收,超威集团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报警后,他们被带到派出所教育并在保证书上签字后才离开。

“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办。”李飞鹏说自己不敢继续待在浙江,眼看年关将至,李飞鹏愈发着急。“我现在白天想,晚上也想,只想把自己的钱要回来,把该(欠)人家的钱都还了。”

“坑的都是熟人”

李飞鹏老家在山东德州,2013年开始做包工头,主要做电气工程类的项目。“我们和山东航禹是多年合作的关系,这几年我主要做的就是航禹的项目,在北京、江浙沪,还有济南当地都做过。”

2018年初,山东航禹中标池州超威的光伏发电项目后找到了李飞鹏,委托他召集工人负责电气、高压设备的安装等工作。他说,他找来的农民工80%以上都是经常和自己干的“熟人”,其中既有自己的一个村里的同学、朋友,也有家里长辈介绍来的。

“他们都愿意和我干。因为之前干活的时候我这边工资发放最及时,每年都是8月15日发一次,年底发一次,从来都没有拖欠过这么久。”李飞鹏说,“说句难听的,坑的都是熟人。”

山东航禹的梁审龙告诉时间财经,为了这个项目,李飞鹏前后找来100多人次的农民工,劳务费用总计310万元,已经支付227万元,还有82万元尚未支付。

李飞鹏告诉时间财经,自己一直和山东航禹签订“背靠背”用工协议,甲方付多少,他们就给我们付多少。“这么多年从没出过问题,项目验收后就能拿到大部分费用,剩余10%左右的也会在质保期结束后到手。”

“2018年8月并网,一般来说2018年底就应该付给我。但池州超威一直没有给山东航禹结清工程款,2018年底的时候他们之间签订了一个付款协议,说是在2019年6月付清。”李飞鹏回忆道,他拿着协议去安抚兄弟们:“看到有协议在,工人们想一想也就选择忍一忍。干活的工人都知道,超威广告做的这么硬,肯定不会有问题。”

6月没收到钱,到了去年底还是没有。李飞鹏的压力越来越大:“我是工头,农民工兄弟们天天给我打电话,我手上实在没钱,不然我先垫付都行。”

“我的这些兄弟们,有的给孩子买了房,每个月要还好几千的房贷;还有家里老人年纪大了,每个月要去医院检查身体,每次就是上千块;还有的人孩子上学,等着钱交生活费……”李飞鹏自己的生活也被池州超威项目这个“大单”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做工程6年了,以往每年可以挣个10万、20万,也算小有积蓄,要了二胎,还在老家贷款买了车和房子。如今攒的20多万都垫了这个项目,还欠着工人们60多万。”李飞鹏今年也接了几个十来人的小项目,但这些总价1、20万的项目实在填不上超威的窟窿。“我也不好意思去找航禹,他们也是受害者,垫资干这个活。”

“最主要的就是,活干了,干好了,也并网了,现在不给钱。”李飞鹏很无奈:“今年这个项目能给我一半,给个50万元,我就能过个好年。欠的都是亲戚朋友,我要是不借钱还了,我都不好意思回家,别的工地上都结了钱,就这个工地上拖着。”李飞鹏说。

争议焦点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7年。当年12月,总承包商贵州电建与业主单位池州超威签订《池州超威电力有限公司5.98MW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EPC总承包合同》,并把项目完整分包给山东航禹。

项目地位于池州市青阳县丁桥镇,山东航禹负责发电施工。合同采用项目EPC总承包合同固定单价为5.39元/瓦,以合同约定的发电瓦数计算,总价款约3134万。

根据原合同约定,付款方式为合同生效7日内支付合同总价款的20%,组件、逆变器、支架等主要设备到场验收合格后7日内,支付合同总价款的40%,同时扣除10%作为质保金,并网发电验收合格后支付剩余40%,质量保证金在并网发电验收十二个月予以返还。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来自:梁审龙提供

合同签订后,山东航禹于2017年12月25日开工,并于2018年8月16日并网发电投入使用。经双方确认,最终装机量为5767.74kWp,根据合同固定单价5.39元/瓦结算为3109万元。此外,还因池州超威变更设计、增购二期用二次设备等原因,总计增加费用119万元。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来自:《超威池州项目付款协议》

梁审龙说:“总共3228万元工程款,业主前后三次支付1126.9万元。2018年12月份我们和业主达成了一份和解协议,重新安排了剩余工程款的付款进度,之后收到了767万元工程款,这也是我们收到的最后一笔,还剩1334万元尚未支付。”

他展示了一份付款协议,主要包含5个条款:包括在2018年12月31日前池州超威支付767万元工程款;承包商不追究池州超威延迟付款的责任;承包商优先承包二期工程等。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来自:《超威池州项目付款协议》

如图所示,最重要的是协议的第三条:池州超威承诺在2019年6月30日前支付除质保金外的所有剩余款项,并承诺在2019年12月31日支付质保金。但执行的前提是基于“乙方整改项目验收中的问题合格”,承包商需要在进度款支付一个月内整改完毕,而这也成为后续争议的焦点。

“2019年6月31日池州超威并没有如期付款,我们2019年20多次到他们总部去谈,每次说得好好的就是不执行。最后到了2019年11月,我们选择向法院起诉业主。”

据梁审龙提供的一份庭审笔录扫描件显示,该案于2019年12月20日在青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辩诉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付款协议》中规定的项目验收中的问题是否合格,池州超威的辩护人提出了5-6个未整改问题,比如电缆没完全直埋、合同中约定的监控设备未施工等;原告则质疑相关证据的真实性。

“法院要我们先整改不合格项,但项目投入使用超过1年,却直到接到法院起诉才通知我们整改,实际上现在也已经超过原本的质保期3个月。”梁审龙说。“目前项目发电正常,一年发电量600万-700万度,产生的经济价值在500万元-600万元,供给超威集团旗下生产蓄电池的安徽超威电源有限公司。”

“现在这个项目还欠着37名农民工105万元,从去年一直欠到现在。总额400来万的合同,我们已经支付了75%,现在收到的合同款是60-65%,我们也垫付了超过10%。”池州超威电力项目也让山东航禹背负了极大的资金压力,梁审龙介绍,工程分包利润率很低,项目一般只有5-10%的毛利,这个项目毛利只有不到200万元。现在欠着1300万元,积压的材料设备款就有近千万,而公司一年的利润也不过300-500万元。

“我可以拍胸脯说,成立七年山东航禹没有过一次违约。”梁审龙说:“我个人还是期盼每家公司每个人要按时履约,要对法律有所敬畏。”

谁在说谎?百亿超威动力“欠薪”农民工105万调查 当地政府介入

事件中争论的一个焦点是,超威集团或者超威动力是否有义务对子公司池州超威的债务问题有连带责任。对此,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超威集团承担责任的前提是法人人格混同或者资本不足。池州超威是超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应当由池州超威来举证证明与超威集团并未人格混同。资本不足的情形主要指股东未实缴出资,股东需要在出资义务范围内承担责任。

对此,时间财经尝试联系超威集团,截至发稿时,多次拨打超威集团的电话和天眼查记录的池州超威电话,拨通后均无人接听;发送采访函至超威动力投资者关系部邮箱,同样未收到任何回复,这也导致很多信息无法得到核实。

最新消息是,项目所在地安徽青阳县政府已经介入。梁审龙表示,他们接到通知,县里人社局通知农民工代表1月10日携带资料到当地协商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部分的问题。(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风)

 来源:时间财经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