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阳

新生儿突患败血症 双方各执一词 院方称“母婴感染” 家属质疑护理不当

从2019年7月25日中午12点53分出生,到27日凌晨被戴上呼吸机进行抢救,不到48小时,何女士一家的心情就从欣喜变成了恐慌。8月8日上午,何女士联系到多彩贵州网记者,希望通过报道,让院方拿出更具说服力的说法。

突患败血症 专家会诊为母婴感染

何女士告诉记者,2019年7月26日上午,自己的小孙子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产科出生后的第二天,便在医院接种了卡介苗和乙肝疫苗。27日凌晨2点过,何女士在给孩子量体温时却发现孩子已经发烧,随后将其送到新生儿科。

“后来,主治医师雷主任告知我们,由于细菌传感染程度很大也很快,孩子送去新生儿科后不久,就开始出现双肺出血、肠胃出血及昏迷的状况,最终检查结果显示,孩子患‘革兰氏阳性感染的脓毒血症(新生儿败血症)’。”何女士告诉记者。

据悉,孩子母亲龙女士怀孕期间的产检都是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行的,期间的所有检查结果均在正常范围。在孩子发生严重细菌感染后,龙女士又做了宫颈、血样的细菌培养检查,以及结核病,伤寒等疾病的细菌筛查,且所有检查结果均显示完全正常。

龙女士的细菌检测报告

为弄清细菌的感染源,在8月2日上午,何女士花费1400元,请新生儿科主治医生雷主任、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的陈副主任医师、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产科的蔡主任医师对孩子的病情进行会诊。最终,会诊结果为“患儿是顺产且通过产道,出生后患儿和母亲均出现发热,从分娩方式、发病时间来看,比较符合母婴感染。”

专家会诊记录

患儿家属:院方说法无法令人信服

对此,患儿家属不认可会诊结果。

据孩子母亲龙女士回忆,在备产过程中,由于产房床位紧张,院方给龙女士安排了另一位产妇使用过的床位。龙女士告诉记者,当时产房区域的人比较多,护工和打扫卫生的保洁员随意出入,“难道他们身上就没有携带细菌?”

针对感染源的问题,何女士表示,自己的儿媳已经按照院方要求进行了真菌、抗酸染色、血液细菌培养、宫颈分泌物细菌培养等多项细菌检测,且结果均显示“无菌”“未找到细菌”。“院方还推断孩子是在母体中受到的感染。从孕前到产后的每一次检查我们都是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的,每一份检查报告都显示孕妇身体情况健康,院方给出的说法无法让我们信服。”

调解:院方建议走司法途径

8月8日下午,记者旁听了院方主持的调解会议。

会上,院方专家代表、护士代表及法律代表都对此事进行了阐述。在排除“院内感染”的可能性后,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产科雷主任重申了“患儿通过母亲产道获得感染的可能性大”这一结论,并强调医院在卫生方面是完全达标的。

针对患儿目前的状况,雷主任表示,“患儿今后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比如智力低下、听力受损、语言障碍甚至神精系统功能障碍等,也不能排除身体残疾的概率。”

何女士的孙子仍未脱离危险

医院是否用未更换新护理垫这一问题时,7月27日当天负责龙女士护理的两位护士均表示,自己在前一名孕妇离床后,第一时间更换了新护理垫。

调解过程中,院方一名法律代表表示,因产房内没有监控,护理垫是否更换还需要进一步确认,针对何女士一家对院方感染源相关推断和结论持怀疑态度的情况,他建议何女士一家通过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来进行相关检测。

对此,何女士已向律师进行咨询,并计划以“肛拭子寻找感染证据”的方式向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求助。

 来源:多彩贵州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旅游推荐进入旅游频道
    科技新闻进入科技频道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