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贵州

山海情共谱“东西部扶贫协作曲” ——贵州东西部扶贫协作结硕果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唐海鹰)“以前我种草莓最多也就卖20元一斤,但是现在示范基地种的红颜、白雪草莓按照市场价都卖到了70元一斤,现在在农业区务工,每月有近2000元收入,科技种果真是让我开了眼界。”罗时刚高兴地说。

罗时刚曾经是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县中界镇高峰村有名的贫困户,他告诉记者,之前种植农作物每年只能勉强解决一家人的温饱,而现在连家里的债务都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在这个有机农业产业园里,技术人员全部来自于江苏省张家港市经开区善港村,像罗时刚这样边打工、边学习种植技术和产业管理本领的全是高峰人。产业园建立才一年多,但据初步估算,每年预计可以收入30至50万元。

高峰村有机生态农业产业园

铜仁市沿河县中界镇高峰村属于国家级一类贫困村,是贵州省2760个深度贫困村之一。曾经,全村146户561人只能过着“望天吃饭”的日子……

然而,这样的困境因为善港村的“到来”被打破了。

2018年,善港村与高峰村建立了整村推进帮扶协议,从此改变了高峰村人的命运。

如今,一年多的时间已过去,善港村的扶贫队员已有10批150人次来到高峰村帮扶,不停的付出,令高峰村脱胎换骨。现在,高峰村已形成“一水两园三业”的产业发展规划格局。高峰村的50户贫困家庭中,绝大多数人已在产业园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铁饭碗”。

然而,善港村对口帮扶高峰村,也仅仅是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帮扶战略部署的一个缩影。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由东部上海、广州、杭州、宁波、苏州、青岛、大连等7个发达城市对口帮扶贵州省遵义、六盘水、安顺、毕节、铜仁、东南、黔南、黔西南等8个市州。

自此,贵州脱贫攻坚的各个战场上迎来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强大“战团”,将崇山峻岭的贵州和沿海发达城市紧密相连。

2019年,东西部协作再上新台阶。贵州与对口帮扶城市持续专班化、项目化深化协作,聚焦精准、完善结对、深化帮扶,强基础、扶产业、促旅游、支教育、助医疗、育人才、接劳务,以东部之优补贵州之短,以先发优势促后发效应,形成了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的东西部扶贫协作新格局。

  全面结牢东西部扶贫协作“人才纽带”

在遵义市道真自治县,来自上海杨浦的“卖菜书记”周灵让“道真硒锶土·仡佬养生菜”这个品牌走出大山。他是上海援黔干部,2016年7月挂职道真自治县委副书记。他带领农民种菜卖菜,走通了蔬菜产销对接的路,并在市场“看不见的手”之外,探出精准扶贫的新路子。

在毕节市,有一名来自东西部扶贫协作干部——曾庆彬,在教育帮扶中,推动成立了前方专家组,形成了毕节市双薄(薄弱学科、薄弱学校)攻坚方案;在医疗帮扶中,通过与广东康爱多连锁药业的对接,成功促成对方捐赠150万的药品给毕节市,让更多的困难群众得到及时的救助……

在黔东南州台江县,浙江杭州市学军中学原校长、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民族中学校长陈立群的故事被网民誉为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他是浙江名牌高中校长,退休后,拖着病体,独身来偏远的贵州大山里义务支教。不仅带领一所“差校”走上正轨,更改变一方教育观念。

浙江省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和宁波市海曙区第二医院先后派出12名医生赴贞丰县人民医院,通过医院对医院、科室对科室、团队对团队,因地制宜拓展新技术、新项目,设备支援不间断,紧紧抓住县域内医疗服务能力薄弱环节,大力推动医院各项技术和临床服务水平的提升。

……

近年来,以东西部扶贫协作为契机,贵州各有关市州与对口帮扶城市在互派人才挂职锻炼、学习交流,加强劳务协作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着力推动对口帮扶城市每年鼓励和支持一批人才带团队、带技术、带成果、带项目到受援市州实施科技成果转化,有力促进了贵州贫困地区产业发展、职业技能培训、贫困人口稳定就业等。

2019年4月召开的第七届贵州人才博览会“东西部扶贫协作人力资源开发座谈会”上,8个市(州)与7个对口帮扶城市签署了《东西部扶贫协作人力资源开发战略合作协议》,中国人民大学与贵州大学签署对口支援合作协议,现场签约引聘4135人次,开启新一轮干部、人才、劳务协作、技能培训、医疗教育组团式帮扶等深度合作。

2019年4月27日,东西部扶贫协作人力资源开发座谈会

一人拾柴火不旺,众人拾柴火焰高。2019年,7个帮扶城市共选派361名党政干部到贵州省贫困地区挂职协管脱贫攻坚,选派4048名教育、医疗、农业等方面专业技术人员到我省开展帮扶工作。东部帮扶城市接受贵州省748名党政干部、3622名专业技术人员到当地学习。此外,贵州共举办劳务协作培训1519期,培训贫困人口84818人次。贵州省贫困人口实现就业人数202686,其中到东部帮扶省市就业贫困人口21720人,省内就近就业贫困人口146889人,帮助到其他地区就业贫困人口34077人。截止目前,已在东部省份稳定就业贫困人口5.417万人。到东部就读职业学校贫困学生2160人,毕业实现就业59人。

  东西部扶贫协作助推贵州产业致富显成效

2019年6月16日,上海街头出现了一个“贵州菜场”,里面的各种贵州特色农产品吸引了很多上海市民前来选购。当天,贵州与上海三家蔬菜销售企业签订蔬菜供销协议,从7月15日开始,每天向上海供应时令蔬菜22吨以上,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遵义农产品通过各类渠道在沪销售额已达1.8亿元。

而这样的合作,正是得益于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深入推进。

2013年,上海市开始对口帮扶遵义市。2019年,沪遵两地开始探索“遵品入沪”订单农业市场化机制,开通“遵品入沪”直通车。遵义积极组织企业参加上海“百县百品”活动,习水黔北麻羊、赤水晒醋、正安野木瓜等10个产品入选名录。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遵义农产品通过各类渠道在沪销售额已达1.8亿元。

不管是遵义和上海,广州和毕节,铜仁和苏州……东部各帮扶省市都以产业帮扶为基础,积极推进黔货出山,助力贵州农村产业革命。而贵州省并不满足于被输血模式,也在不断探索创新与东部帮扶城市产业合作模式,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实现产业合作纵深突破。

广药集团开发的刺柠吉系列产品

2019年3月18日,贵州省人民政府与广药集团签署《贵州省人民政府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推动贵州刺梨产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广药集团将通过新品“刺柠吉”助推贵州刺梨产业发展,并在贵州设立药材种植基地,建设医药物流基地等,打造粤黔合作新标杆。

仅用98天时间,首款“刺柠吉”刺梨饮料和“刺柠吉”润喉糖成功投产,受到市场广泛青睐。据悉,上市至今,刺柠吉系列产品的销售额已超1亿元。2019年,贵州刺梨种植面积达到176万亩,带动6.48万户、21.71万人增收,人均增收1854元,贵州刺梨产业被成功激活。

当然,产业协作的帮扶远不止于此。

都匀市唯一一个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基地、对口帮扶思南县的江苏省常熟市从浙江安吉引种“白叶一号白茶”、铜仁市万山经开区建设苏高新·食行生鲜农产品供应链中心项目……为抢抓东西部扶贫协作重大机遇,深化产业合作内涵,我省立足自身资源优势,将产业大招商与农村产业革命紧密结合,主动出击,积极对接对口帮扶城市,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了一批农业龙头企业,打造了一批产业合作示范园区,助推了贵州产业转型升级,构建了双向互动、合作共赢的东西协作产业扶贫新模式,让贵州的绿水青山不断变为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的金山银山。

群众喜看借助东西部扶贫协作力量发展起来的脐橙

2019年9月上旬,以“东西协作·产业投资”为主题的“贵洽会”成功举办,现场签约合作项目14个,合同投资额69.4亿元。

2019年11月9日,在广州召开了贵州与广东东西协作产业合作对接会,共签约项目134个,签约总金额874.5亿元,投资金额468.2亿元。

2019年贵州全年共引进361家东部企业到贵州省投资发展,实际投资额279.39亿元,带动贫困人口322663人。

截至目前,8个市(州)与7个帮扶城市共建合作园区51个,引导到园区投资企业191个,实际投资68.62亿元,入驻企业吸纳2367名贫困人口就业。全省建立面向东部省市的农产品供应基地290个,参与市场主体的省外企业964家,在对口帮扶城市设立绿色农产品旗舰店和展销中心86个,开展农产品品鉴会或推介会29场,销往东部帮扶省市农产品销售额49.7亿元,涉及377个贫困乡镇、1699个贫困村,带动贫困人口25.01万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23万减少到2018年的155万,贫困发生率下降到4.3%,减贫人数全国第一,33个贫困县成功脱贫摘帽,书写了中国减贫奇迹的贵州篇章,创造了全国脱贫攻坚的“省级样板”。

锦绣花都安置区的扶贫车间

贵州脱贫攻坚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东部帮扶城市的倾力帮扶。

差异,是经济合作的重要基础。贵州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是缺少发展的启动资金和技术。东部经济发展基础好,以东部之长补贵州之短,以东部先发优势促贵州后发效应,从而激活贵州贫困地区发展的内生动力,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成为扶贫开发“中国故事”的亮丽篇章,更成为世界现代化进程之中国道路的生动注解。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责任编辑: ll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